上海交大研究生院(上海交大研究生院官网)




上海交大研究生院,上海交大研究生院官网

终身成长词典已上线1930/2000词条

今天是精读君陪伴你终身成长的第3199天

01

前几天,看到一条非常励志的热搜:外卖小哥路上收到研究生录取通知

今年26岁的外卖小哥高帅旗,被称为“骑手阿甘”的他,在七月初,收到了上海交通大学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。

高帅旗去年6月份从郑州轻工业大学毕业,毕业后他决定跨专业考上海交大的法学研究生。

要知道,法硕是考研中很“卷”的一门专业,而非法学生跨专业考法硕,更是被网友称为“卷中卷”。

备考期间,家庭出现变故,父亲脑梗住院,家中失去经济来源,他只能一人扛起家庭重担。

他一方面要照顾生重病的父亲,另一方面需要赚钱给父亲看病和供弟弟读书,于是,高帅旗选择了当一名工作时间相对自由的外卖骑手。

就这样,他一边备考,一边送外卖,终于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学校。

录取通知书到达时,他还在送外卖,他把通知书拿回家,一家人一起打开通知书,脑梗后不认得人的父亲,看到孩子姓名后忍不住落泪。

这令人十分感动,就像网友说的:

努力追光的人,真棒。”

还有不少人,提起了最近处在风口浪尖的一个词——“小镇做题家”。

“他们没有衣食无忧的家庭,却依然面朝阳光,奋力与生活赛跑。他们不曾畏惧,亦不曾放弃,但凡有一点希望,都会向前方冲刺。有人轻蔑称之小镇做题家,而我愿称其为追光者。”

“这就是小镇做题家,某些人瞧不起的人。”

02

什么是“小镇做题家”?

这个词最早出自于豆瓣小组“985废物引进计划小组”里很多人的自称。

他们普遍处于三线以下城市,高考成绩优秀,但工作并不如意。

他们最大的集中抱怨为,自己在学生时代,拼尽全力而获得的高考分数,并没有转化为经济价值,反而显得自己过去几十年一事无成,从而选择自称废物来混日子。

小镇做题家,一开始只是一些人的自嘲。

后来,也被大家泛指为没钱没势,只能靠着读书这一条道路改变命运的寒门学子

这样的人们,人生前半段都在埋头苦读,把自己变成一个擅长考试和做题的“机器”,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从校园里走出之后,为了寻求一份稳定的工作,他们还得继续做题之路,从千百人当中竞争一个编制岗位。

小镇做题家,也是许多普通人生活的写照。

然而,前几天某媒体的一篇文章,用小镇做题来嘲讽那些努力学习、考取编制而不如意的人。

他们靠着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,如今却被一些人嘲讽。

文章里居高临下的语气,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。

文章很快删了,但网友对“小镇做题家”的讨论却更加热烈。

大家不明白,自己通过不断做题、学习,只为获得一个可能让自己生活变得更好的机会,有错吗?

这样的生活方式,凭什么被嘲讽?

03

大家是否还记得,去年刷屏了的一份博士论文致谢。

“我走了很远的路,吃了很多的苦,才将这份博士学位论文送到你的面前……”

黄国平的这篇致谢辞看哭无数人,也激励了无数人。

如今再读此文,依然令人动容。

黄国平出身贫苦,家庭屡遭变故,一路走来的不易可想而知。

但是,即便在苦难中,他依然保持对生命的热爱、对未来的希望。

这难道不值得敬佩吗?

04

我们都明白,如今做题考试,仍然是大多数人改变命运的主要方式。

无论是靠埋头苦读,取得理想的高考成绩迈入理想学府;还是辛苦准备一路笔试面试通关编制考试,这都是普通人为自己人生所做的努力。

张桂梅校长,创建华坪女高的初衷,也是希望贫穷人家的孩子能够通过学习这条路,创造不一样的人生。

她明白,穷人家的孩子,最好的出路就是做个“小镇做题家”。

学生底子不好,她就让她们海量刷题,进行题海战术。

为了学生们能有时间学习,张桂梅进行严苛的时间管理。

学生需要每天5点半起床,5分钟内洗漱完毕,然后立马到教室自习。

中午和晚上吃饭的时间是10分钟,深夜0点晚自习下课,学生要20分钟完成洗漱,0点20分熄灯睡觉。

对于这样的学习方式,外界有各种各样的非议,认为这样填鸭式的教育要不得,应该实行素质教育、快乐教育,还有人跑去举报张桂梅。

面对质疑,张桂梅直言:

“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,我们的老师比不上别人,我们的学生比不上别人,不采取题海战术怎么办?你只有这么做,才能让她们考上大学。

学生的底子太差了,我不这样严格管理,她们根本就考不上大学,考不上大学就没法改变命运。”

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,即便是高考这条看似最公平的道路,大城市的孩子能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,而小镇、乡村的孩子,天生就有着无法弥补的劣势。

不对自己狠一点,不更努力一点,就无法触及有着更多教育资源学生的起跑线。

那么多穷人家的孩子,因为张桂梅的督促,飞出大山改变了命运。

她们,曾经也是不断做题、考试的“小镇做题家”。

所以“小镇做题家”怎么可以是一个贬义词呢?

他们努力抓住唯一的机会向上攀登,拼尽全力想要打破阶级壁垒,有什么错?

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,难道就可以对这些努力嗤之以鼻吗?

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里说:“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,要记住,这个世界上的人,并非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。”

我也依旧相信,真正有学识修养的人,从不会践踏和嘲讽普通人努力向上的尊严

最后,我依然想提起那一句老生常谈的话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。”

你相信命运,相信善有善报,相信一切的付出都值得。

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,正义女神其实并不存在、生活是苦难的;

无论你做什么命运都不会回报你,那再努力还有什么意义?

所谓生活的真相,就是告诉你一切都是残酷且没有价值的,区别只在于你的选择

认识到这点后,不抛弃、不放弃地继续选择努力,坚信自己可以成为生活里的英雄,就显得难能可贵,因为这比“躺平”困难得多

于是这就成为了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正如有人所说的:“认清真相之前的英雄主义,是在庞大的价值基础上延续价值;

认清真相之后的英雄主义,是在虚无中创造伟大的价值。”

所以请不要对“小镇做题家”们冷嘲热讽。

因为他们仍有改变命运的勇气,仍怀揣着热血,去锤击这个世界。

上海交大研究生院(上海交大研究生院官网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广州考研网 » 上海交大研究生院(上海交大研究生院官网)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